观察丨千古奇冤纳格尔斯曼?

  谁也不曾想,国际比赛周期间一个风平浪静的周四,拜仁高层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决定换帅,北京时间周六凌晨,俱乐部正式官宣纳格尔斯曼下课、图赫尔接任。董事会主席卡恩和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在2021年4月下旬以高达2500万欧元的代价从莱比锡RB挖来纳格尔斯曼,并与其签署了一份史无前例的5年长约,而且基础年薪据信高达800万左右。结果如今仅仅用了21个月就决定与其分手,而纳格尔斯曼甚至不是直接从卡恩或萨利口中得知自己要下课的消息。最为讽刺的是,拜仁俱乐部主席海纳在接受本周一出版的《踢球者》杂志专访时还曾盛赞纳格尔斯曼的工作表现与进步,甚至还说过:“关于教练的讨论来自外部,我们(内部)没有开始过。”所以,拜仁究竟是闹哪出?

  说是毫无征兆,但事后诸葛亮一把,你还是可以找到纳格尔斯曼下课的一系列蛛丝马迹。首先,当然是上周日晚客场1比2负于勒沃库森的那场导致拜仁丢掉榜首位置的联赛。那场比赛期间,纳格尔斯曼面对不利局面多次流露出不满甚至是无助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例如懊恼地用手拍打自己的前额,这在以往的比赛中实属罕见,何况这只是一场输得起的联赛。似乎,纳帅感觉球队不受控制了,以及这场失利可能意味着什么。

  赛后,萨利哈米季奇也罕见地用激烈的措辞批评球队,“如此缺乏动力,如此没有态度,如此缺少对抗欲望,如此不坚定自信的表现,我还真是很少见。”尽管字面上是批评球员出工不出力,矛头并没有指向纳格尔斯曼,但在周中没有欧战(反而是勒沃库森在上周四踢了欧联杯)的情况下全队竟表现得如此慵懒,显然跟教练脱不了干系,往浅的说是赛前动员没有做好,往深的说就是更衣室缺乏为教练赴汤蹈火的动力,尤其是对比对巴黎圣日耳曼次回合的表现,这种反差实在太过于明显。

  不只是区区一场联赛对比一场欧冠淘汰赛。赛季至今,拜仁在国内外两条战线的表现有天壤之别。欧冠8战全胜且仅失2球,先后零封双杀巴塞罗那、国际米兰和巴黎,在德甲却始终甩不掉多特蒙德、柏林联盟和弗赖堡等追兵,甚至在冬歇期领先多特蒙德多达9分的情况下,如今竟被对手反超了1分。今年以来,拜仁10场联赛只赢了一半,尤其是开局遭遇了3连平,直到主场3比0大胜赛前同分的柏联才似乎重返正轨。但欧冠淘汰巴黎,尤其是次回合的2比0,则堪称纳帅执教拜仁以来的代表作。

  安切洛蒂带队的2016/17赛季,拜仁也出现过类似反差。当时安帅的崇拜者将这种现象美其名曰“压状态”,即将最佳的竞技状态攒到欧冠淘汰赛上用。冬歇期之后,拜仁在联赛和杯赛陷入连场苦战,被各路媒体唱衰,结果欧冠淘汰赛一打响,拜仁立即换了一个队,主场5比1打爆了阿森纳(后来客场再赢5比1),“压状态说”一度神乎其神。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完全是因为业务水平和工作态度得不到球员认可的安帅一早就失去了对更衣室的控制。哪场比赛认真投入,哪场比赛得过且过,完全由球员自己去掌握。结果欧冠1/4决赛加时不敌皇马,德国杯半决赛又在主场被多特蒙德逆转,拜仁当季只实现了德甲的“插兜冠”。2017/18赛季开始后不久,里贝里、罗本、穆勒、胡梅尔斯与博阿滕等5名重要球员集体向时任监事会主席赫内斯“打小报告”,而安切洛蒂在自杀式兵败巴黎后就下课了,在位不到14个月。

  *安切洛蒂下课时,萨利哈米季奇还只是初来乍到的体育主管,如今他亲手赶走了自己签下的纳格尔斯曼。

  如今纳格尔斯曼在更衣室应该远没有沦落到被大佬联手“做掉”,或者像尼科·科瓦奇那样一早就被球队架空的地步,球队并非完全不听他的话,毕竟近期改踢三中卫的效果总体是积极的,击败巴黎的方式也有纳帅的清晰印记,而基米希、戈雷茨卡、科芒这几位中生代骨干上赛季都明确地将纳格尔斯曼描述为自己续约的重要条件之一,尤其是基米希,他是纳帅最为信任的领袖。

  不过,从上赛季结束后闹转会的莱万多夫斯基,到本赛季冬歇期滑雪重伤的诺伊尔都对纳格尔斯曼颇有微词。对巴黎首回合被晾上板凳,兵败门兴格拉德巴赫时又早早被换下的穆勒尽管公开场合没有说过或表现出什么,但与纳帅的关系显然也不是那么亲密与互信。用诺伊尔的话来说,纳帅与相当一部分球员之间的关系,或许只能用“职业”来形容。积极的一面在于,纳帅的训练和战术水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还是得到认可的;消极的一面就在于,对于纳帅,球员缺少像对弗利克那样愿为其赴汤蹈火的投入与忠诚,而且对于一些非常规的战术决定(尤其是比赛期间的反复调整)产生了抵触情绪,对门兴和勒沃库森的2场失利表现得尤为明显。

  《踢球者》记者霍尔茨纳认为,其实从2022年开始,拜仁在竞技层面就没有取得进步,而去年秋天的连胜如今看来不过是回光返照。高层完全可以更早就动手,但“三巨头”一直在公开场合力挺纳帅,甚至在欧冠1/4决赛输给比利亚雷亚尔后都不曾批评过他,偶尔还通过媒体传达出要跟纳帅长期合作并开创一个新时代的信号,着实令人看不懂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莱万多夫斯基在上赛季结束后离开拜仁,跟纳格尔斯曼合作不太愉快有一定关系。

  上赛季后半程,拜仁更衣室(尤其是莱万)对纳格尔斯曼改打三中卫并在前场堆人的做法颇为抵触。爆冷输给比利亚雷亚尔,第一次让人感觉到纳帅还没有做好执教拜仁的准备。而在德甲提前夺冠后,拜仁以连续3场不胜结束赛季,也令纳帅的第一年彻底变成虎头蛇尾。

  本赛季开始后,吸取了教训的纳帅决定跟更多球员主动交流,一度令更衣室气氛好转,但在一个惊艳的开局之后(4连胜且狂入20球),失去莱万(而马内达不到预期)的负面影响便开始显现,不理想的联赛成绩自然也令更衣室气氛重新变得紧张起来,尤其是当纳帅在赛后总会把各种责任和问题甩给球队的情况下——其实从执教霍芬海姆时开始他就这样了,属于“坏习惯”。

  当拜仁在去年9月国际比赛周之前遭遇联赛4连不胜,纳格尔斯曼应该感受到第一场下课危机了。或者说,高层当时应该至少是首次动了换帅的念头了。尽管纳帅成功化解了那场竞技危机,用一波10连胜(9月国际比赛周后12胜仅1平)进入冬歇期,但新年开始之后,场内又朝着重蹈上赛季后半程覆辙的方向发展,而且马内、坎塞洛、赫拉芬贝赫和布林德这几名重点新援都没有发挥出理想作用,甚至成了战术包袱和更衣室内的不安定因素,无疑也成为了萨利不再支持纳帅的一大理由。

  更大的麻烦是一系列场外风波,先是解雇功勋门将教练塔帕洛维奇和诺伊尔因此发难(如今回过头来看,高层有利用纳格尔斯曼来赶走塔帕并削弱诺伊尔之嫌),然后是最近的战术图泄密事件,而贯穿始终的是纳格尔斯曼那张什么事情都要评头论足一番的嘴。对于外界批评他话太多,纳帅在接受上周日出版的《周日世界报》专访时还辩驳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所有的观点都是正确的。我在新闻发布会上也会犯错。那些缺乏己见的人一辈子会过得很轻松,但我宁愿有自己的看法,因为我并不觉得没有己见会过得更快乐。”

  当然还有与《图片报》女记者莱娜·武尔岑贝格尔的恋情。一边喊着要揪出内奸(甚至不久前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喷《图片报》是“道德警察”),一边又跟泄密媒体的记者谈恋爱,纳格尔斯曼种种不断给自己制造流量的做法,显然不会让卡恩和萨利开心。

  当然,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的各种问题,单独拿出来看都绝非“死罪”,如今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只能理解为“数罪并罚”了。问题在于,为什么选这个时候?战术性完败于勒沃库森并丢掉榜首固然是导火索,但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假如这场失利真的那么具有决定性意义,那么高层理应在比赛翌日甚至当晚就召开危机会议并立即做决定了,就像当初赶走安切洛蒂或科瓦奇那样,而不会等到比赛过了4天才突然起意。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主观原因可能是纳格尔斯曼趁着国际比赛周,跟女友去了奥地利齐勒塔尔滑雪,而不是留在塞贝纳大街“补课”。刚刚丢掉了榜首,而接下来就要对阵多特蒙德,教练在如此敏感的节点反而去了度假!“天空体育”跟队记者普莱滕贝格披露,纳帅这一行为令球员和高层感到意外,也在内部发出了错误的信号。

  客观原因则跟继任者有关。赋闲的图赫尔正在与托特纳姆热刺以及皇马接触,如果不趁现在出手,拜仁就很有可能会继2018年之后,第2次错过图赫尔了。参照萨利在冬窗尾声突然得到经纪人提供的信息,迅速就敲定了垂涎已久的坎塞洛,这一回的情况也应该大同小异,大概也是经纪人通风报信,迫使卡恩和萨利立即做决定。而按照目前的信息,图赫尔很快就答应了拜仁的条件,将签约到2025年6月30日。

  对于图赫尔来说,在这种节点接手拜仁固然是一场赌博,但也是巨大的机会,毕竟他不仅有机会再次击败曼城去赢得欧冠,也很有机会击败当初与其不欢而散的老东家多特蒙德,圆梦德甲冠军。至于图赫尔不擅长跟高层、同事和媒体打交道,也容易跟更衣室闹翻等毛病,在立即出成绩的诱惑面前不值一提。毕竟他过往执教任何一家俱乐部都如同一剂特效药,总能立即就带出成绩,尤其是在2020/21赛季中途上任就带领切尔西称霸欧冠的经历,值得拜仁高层去博一把。

  再说,自从瓜迪奥拉离开之后,拜仁连续5任主帅(包括2017/18赛季临时出山的海因克斯)都干不满两年就下课了,而纳格尔斯曼已经是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了。有鉴于此,无论是拜仁高层还是球迷,大概都不奢望图赫尔会长期执教,反正哪天跟高层或更衣室闹翻了就再换呗(哈维·阿隆索或许已经在排队了),最重要的是本赛季的结果——第3次成为“三冠王”的希望就在眼前。

  其实执教风格而言,图赫尔和纳格尔斯曼是同一路人。早在瓜迪奥拉登陆德甲和纳格尔斯曼出道之前,图赫尔就已经在美因茨05“整活”了——每场比赛都会根据对手特点制定不同的战术,也喜欢在比赛期间多次变阵,令对手捉摸不透(当然有时也会把弟子整晕)。因此对于这次换帅,拜仁球员可能会很容易就适应。

  至于仍然年轻的纳格尔斯曼经历在拜仁的镀金(带队84场60胜14平10负,其中欧冠15胜2平1负,拿到1个德甲和2个德国超级杯冠军),也不愁找不到好下家,他一下子就成了热刺新帅的头号热门。而且他完全有机会像曾经的海因克斯那样,日后得到第2次执教拜仁并最终证明自己的机会。《踢球者》就指出,拜仁跟霍芬海姆或莱比锡RB不同,这里有不同的法则。慕尼黑的环境对于纳格尔斯曼来说是全新的,对于这样一位年轻教练来说当然不容易。这需要经验。35岁的纳格尔斯曼还可以补回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